您的位置 首页 新闻

董事长、总经理人选敲定?存保基金独立运作之路渐近

受包商银行风险处置事件推动,存款保险基金机构化运行进程加速。近日再有消息传来,存款保险基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存保基金公司”)已经开始搭建高管团队,迈出独立运营的第一步,央行武汉分行行长王玉玲、央行金融稳定局副局长黄晓龙将分别赴任该公司董事长和总经理。8月24日,北京商报记者采访获悉,存保基金公司机构单列和人员编制均已获批,独立运行已成定局,并且该公司正在通过注资、托管等多种手段探路银行风险处置,未来在风险防控体系中的核心地位将不断突显。

受包商银行风险处置事件推动,存款保险基金机构化运行进程加速。近日再有消息传来,存款保险基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存保基金公司”)已经开始搭建高管团队,迈出独立运营的第一步,央行武汉分行行长王玉玲、央行金融稳定局副局长黄晓龙将分别赴任该公司董事长和总经理。8月24日,北京商报记者采访获悉,存保基金公司机构单列和人员编制均已获批,独立运行已成定局,并且该公司正在通过注资、托管等多种手段探路银行风险处置,未来在风险防控体系中的核心地位将不断突显。

董事长、总经理人选敲定?存保基金独立运作之路渐近

独立机构运行风声渐起

据媒体报道,中国人民银行武汉分行党委书记、行长王玉玲有望出任存保基金公司董事长,央行稳定局副局长黄晓龙有望出任公司总经理,相关程序如果进展顺利,王、黄将成为该公司实体化之后的首届领导搭档。

资料显示,王玉玲现年54岁,高级经济师,曾于2010年6月担任中国人民银行条法司副司长,于2017年12月26日起担任中国人民银行武汉分行党委书记、行长兼国家外汇管理局湖北省分局局长。

黄晓龙籍贯为湖南,经济学博士,毕业于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宏观经济学专业。1997年后,先后在人民银行研究局、货币政策司、货币政策委员会、金融稳定局等部门工作。2008年至2011年黄晓龙在国务院应对国际金融危机小组办公室参与国际金融危机研究和应对工作,参与组织、研究当前金融领域重大课题和2012年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组织筹备工作。

存保基金公司是存款保险基金的实体化机构。根据2015年国务院批复的《存款保险制度实施方案》,中国存款保险制度以基金方式起步,未设独立机构,而是由央行设立“存款保险业务中心”,并在金融稳定局设立了存款保险制度处,负责具体的业务指导。2019年5月24日,为接管出现严重信用风险问题的包商银行,央行新设存保基金公司这一存款保险基金的实体机构,并委任央行金融稳定局副局长黄晓龙为该公司法定代表人与执行董事,金融稳定局存款保险制度处处长欧阳昌民为监事。

8月24日,北京商报记者就上述人员任命问题向央行方面进行求证,但并未得到回复。不过,北京科技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刘澄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透露,存款保险基金作为机构单列和人员编制早已得到监管部门批复,成为独立机构运行是必然结果。

他指出,目前存保基金公司的发展仍处于探索和经验积累的阶段,规模尚小。但包商银行事件加速了存款保险基金独立运行的进程,随着未来风险处置事件增加,该公司人员架构还将不断完善,独立机构化运作也将稳步推进。“同时,在整个风险管理体系中,存保基金公司的地位会越来越突出,取得中国银行业风险处置的主要甚至唯一机构的核心地位,成为中国风险防控网的重要支撑。”

展开全文

担纲风险化解重任

存保基金公司是这一轮中小银行风险处置工作的主要牵头者。

在包商银行风险处置事件中,作为公共资金的存保基金公司发挥着主导作用。根据央行公告,包商银行业务、资产及负债主要由新成立的蒙商银行和徽商银行共同接管,其中,存保基金公司出资55亿元入股蒙商银行,成为其最大股东,持股27.5%;据徽商银行公告,该行以153亿元的对家收购包商银行四家异地分行,接管之日,四家分行账面价值为1409亿元,与资产净值912亿元之间还存在344亿元的差价,这一资金缺口将由存保基金公司负责补足。

徽商银行8月20日发布公告称,存保基金公司将认购该行15.59亿股内资股,出资约89亿元,另一认购方安徽交通控股集团将出资约10亿元。认购完成后,存保基金公司将成为徽商银行第二大股东,持股11.22%。

公告显示,此次认购是为了补充徽商银行的一级核心资本。在包商银行的风险处置工作中,徽商银行出资153亿元承接了包商银行的异地四家分行,并出资36亿元入股了新设立的蒙商银行。央行此前表示,根据《存款保险条例》第十八条,存保基金公司将向蒙商银行、徽商银行提供资金支持,并分担原包商银行的资产减值损失,促成蒙商银行、徽商银行顺利收购承接相关业务并平稳运行。

在锦州银行风险化解工作中,也出现了存保基金公司的身影。根据公告,锦州银行认购本金金额约为750亿元的定向债务工具,初始到期期限为15年,由辽宁金控及存保基金公司控制企业设立的合伙企业发行。根据锦州银行发布的2020年半年报显示,该行不良率已由去年年末的7.7%降至1.94%。

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表示,过去,问题银行的处置工作主要由央行承担,存款保险基金在设立之初就被赋予风险处置和保障存款人利益的职能,随着存保基金公司的设立,在这一轮的中小银行风险化解工作中顺理成章地发挥着主导作用。

刘澄也表示,存保基金公司实际上是此次探路中小银行风险处置工作的先锋兵,中小银行出现的风险处置事件成为中国完善存款保险制度很好的“练兵场所”,帮助存保基金公司逐步了解银行风险处置业务流程,为其承担更加核心的风险监管角色奠定了基础。

风险处置市场化仍任重道远

存款保险基金在银行业风险处置方面意义及作用重大,但从规模来看,目前存款保险基金规模与银行业资产规模远不相称。《存款保险条例》明确,存款保险基金于2015年设立,主要由各投保机构基于风险差别费率每半年交纳一次的存款保险费组成。根据央行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末,存款保险基金专户余额821.2亿元。

而银保监会副主席周亮在今年4月3日的国务院新闻发布会上介绍,全国中小银行数量有4000多家,资产总额约占到整个银行体系的1/4。根据央行公布的一季度银行业总资产数据测算,中小银行资产总额约为75.6万亿元。根据包商银行接管组组长周学东发表的文章,仅就包商银行一家问题银行,形成的不良资产就超过1500亿元。

刘澄表示,截至目前,存款保险基金的整体规模仍未达到1000亿元。目前监管部门的共识是原则上采用对金融体系冲击最小、成本最低的方式,存保基金公司内部也在尝试多种银行救助手段和处置方式,比如引入市场战略投资者接管等,几乎不动用存款保险基金。

央行《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9)》也指出,金融风险处置的最终损失应由机构自身、原有股东、无担保债权人、投资者保护基金、公共资金依次分摊,以充分发挥各方资源在处置中的作用,进而减少公共资金的处置成本,实现成本最小化。

但同时,存款保险基金也为包商银行各类债权人给予了充分保障。《2020年第二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指出,若没有公共资金的介入,理论上包商银行的一般债权人受偿率将低于60%,但此次有赖于公共资金的介入,对个人存款和绝大多数机构债权均给予了全额保障,对大额机构债权提供了平均90%的保障。而根据《存款保险条例》,存款保险实行限额偿付,同一存款人在同一家投保机构的最高偿付限额为50万元。

赵锡军指出,目前监管部门已对问题银行实施“一行一策”,引入不同资金参与,市场化的程度有所提升,但还没有完全实现市场化的处置。存保基金公司仍然作为金融管理部门的代表在其中发挥主导作用,并承担着对存款人赔付的最主要责任。

他表示,随着银行风险处置工作市场化的程度越来越高,市场机构会承担越来越大的责任,问题银行的处置效率和不良资产的回收率也将进一步提高。而存保基金公司也会按照市场化的做法有限度地保障存款人利益,即仅对存款人的一定存款额度进行赔付,而超出限额的部分将作为债权参与清偿。

北京商报记者 孟凡霞 实习记者 杜晓彤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智能AI聚合资讯站点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gryc.com/70423.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