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新闻

曾喊出“赶A超B”口号的第一弹,是如何自取灭亡的?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文 | 数娱梦工厂,作者 | 蟹老板李周忆文 | 数娱梦工厂,作者 | 蟹老板李周忆

曾喊出“赶A超B”口号的第一弹,是如何自取灭亡的?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数娱梦工厂,作者 | 蟹老板李周忆

文 | 数娱梦工厂,作者 | 蟹老板李周忆

当媒体们再一次拨打第一弹的联系电话时,手机那头只剩下了“您拨打的电话已停机”的讯息。

曾喊出“赶A超B”口号的第一弹,是如何自取灭亡的?

距离8月12号爆出“第一弹创始人王整在内的22人因涉嫌侵犯著作权罪被批捕”的消息已经过去一周多时间了,然而外界对于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依然一头雾水。

第一弹,这个曾经提出过“赶A(站)超B(站)”的ACG老牌社区,从2014年诞生至今先后获得过5轮融资,在最高峰时第一弹的估值曾高达6.3亿,并在2017下半年时险些被字节跳动全资收购。

但通过上海静安区人民检察院公布的信息,人们会发现,第一弹团队批捕的原因却是——盗版影视APP侵犯著作权案。其中,16名犯罪嫌疑人以涉嫌侵犯著作权罪批捕,6名犯罪嫌疑人以涉嫌侵犯著作权罪、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双罪名批捕。通过盗版影视收取会员费992万余元,收取广告费2426万余元,合计非法获利3418万余元。

展开全文

令外界至今仍感到困惑的是:这个曾经主打ACG而颇有名望的二次元社区,到底是出于何种原因,一步步沦为了海外剧的盗播社区?在盗版的不归之路上一路狂奔,越走越偏。

曾喊出“赶A超B”口号的第一弹,是如何自取灭亡的?

“曾经的第一弹是一个以番剧讨论、cosplay 等二次元内容为主打的ACG社区。直到2017下半年,被B站驱赶的字幕组找到了王整,当时上传了一部泰剧,后台的数据变得非常好看,每次剧一更新就有新用户来,而且新用户的留存率还非常稳定。”第一弹的一位前高层C君(化名)向数娱梦工厂透露。

通过对第一弹多名离职的前管理层人士采访,一个更加真实的第一弹终于浮出水面。这个曾经让字节跳动都想收购的正经二次元生意,到头来却败给了盗版海外剧的诱惑,实在令人唏嘘不已。

4年5次融资,第一弹原本手握一副好牌

和任何人谈起第一弹,总有一个绕不过去的人物——王整。

作为第一弹的创始人、董事长、法人和第一大股东,王整对于这家企业的影响不言而喻,而熟悉王整的人对他的评价却极其分裂。

作为一个资深“次元宅”,王整在大学期间就与两位同班同学创办过一个二手二次元手办交易网站,也因为这段经历,他对于“宅物”所组成的二次元社区有了初步的理解。

2013年毕业后,王整先后在IBM和惠锁屏任职,但仍心心念念一件事——做一个ACG相关内容的社区。在随后的一次媒体采访中,王整曾表示,自己想要做一款95后、00后一代人使用的产品,这是他创立“第一弹”的初衷。

2014年,他叫上大学时代的两个伙伴,一起创立了二次元社区“第一弹”,一个围绕ACG文化,以用户UGC为核心,交流、分享、吐槽的二次元社区平台。APP主要分为“社区”和“宅物”两块。“社区”提供了分类搜索,类型上包括番剧、趣图、鬼畜、漫画、cos、古风等类别;“宅物”里主要是用户对自己二次元物品的图文分享,包括手办、抱枕、玩具、鼠标垫等。

曾喊出“赶A超B”口号的第一弹,是如何自取灭亡的?

在加入第一弹前,C君正是这家企业的早期投资人,他至今还记得初见王整时的模样:“当时就是他和几个同学凑一起,都挺朴素的,全是码农,执行力也很强。王整天天打地铺,在他们租的地方,工作睡觉都在一起。最早看上他们,主要是看重他们干活能力不错,在前期没拿投资的情况下,就在出租屋里,把第一弹的app做出来了,还有小几万日活。”

当时的王整等人依靠贴大字报、发传单、在QQ群宣传等最原始的方法,让第一弹在短时间内积累了可观的用户数量,也由此受到了资本的青睐。

第一弹很快迎来了第一笔投资款,种子轮的投资机构为天天投;2015年9月由联创永宣领投,天天投跟投的500万天使轮到账;2016年6月北极光创投以1500万入股了第一弹的A轮;2017年4月游族网络投资3500万在B轮进入;2017年12月,第一弹的B+轮到账,投资方为襄禾资本、华创资本、光大控股、和光艺(北京)投资。

C君告诉数娱梦工厂,外界盛传的游族以5000万元投资第一弹并不准确,实际金额在3500万。而最后一轮的到账时间是在2017年的圣诞节,那轮投资人打给第一弹1.3亿。

曾喊出“赶A超B”口号的第一弹,是如何自取灭亡的?

而第一弹每一轮的估值分别为:种子轮800万、天使轮2000万、A轮6000万、B轮1.5亿

B+轮6.3亿。

有了资本的加持,第一弹早早开启了加速跑。成立仅一年时间后,2015年的第一弹就拥有了230万的用户,当时的日活数可以达到40万上下。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维度,猎豹在美国成功上市,陈睿功成身退加入了B站。彼时的“小破站”还没有远赴大洋彼岸IPO,B站也远不是现今二次元平台霸主的地位。ACG江湖秩序未定,这也给了王整有过赶A超B的念头。

曾喊出“赶A超B”口号的第一弹,是如何自取灭亡的?

王整曾自信地表示:第一弹的优势在于包括视频但不仅限于视频,B站以视频为主,受环境流量限制不能随时使用。而第一弹兼具了内容及渠道双重属性,在未来会发展成一个二次元的生态链。通过打造源源不断的内容IP,衍生出商业价值,再将IP内容直接孵化成游戏,而宅物板块可以集交易、分享于一身。

与B站在二次元游戏的发迹如出一辙,“第一弹一开始的模式也是想做ACG社区,然后基于社区做ACG游戏的发行。所以在A轮之后就开始着手引进游戏方面的高管,当时明日方舟的小伙伴还为此做了人才方面的推荐。” C君表示。

然而第一弹的游戏变现之路却走的便不顺畅。想要引入的第一款游戏名为《零界点》,结果还没等上线,作为CP方的研发公司先出现了内讧,导致游戏胎死腹中,项目不了了之。

根据第一弹多位前高层的描述,在2017年游戏业务正式上线前,早年的第一弹收入模式十分单一,主要依靠广告和电商两个板块。

其中广告业务主要是收集一些QQ空间为主的渠道资源,并整合二次利用后对外出售广告投放,每个月的广告收入约为10~30万元不等。而电商业务则更小,当时在第一弹的App内有设置了一个电商板块,和几家动漫淘宝店进行合作,第一弹只管渠道,不管发货,每月电商收入差不多在10万元左右。

2017年,第一弹的全年营收大约在400~500万之间。但即便是这般的商业化能力却依然吸引了包括游族、光大、爱奇艺、华创等大量资本的青睐。C君告诉数娱梦工厂:“当时投资人给的估值主要依据第一弹的日活数,简单讲就是以100美金乘以日活来计算。”

在2017年的最后一轮融资时,第一弹的用户日活数恰好近100万大关,最终拿到了6.3亿的估值。而谁也没有料想到,这竟成为了第一弹最后的一餐盛宴。

双面第一弹,王整的红与黑

“羡慕啊,我们也想卖身。”

2018年初,一条重磅消息在二次元圈迅速蔓延,字节跳动完成对二次元垂直社区“半次元”全资收购,引起了大量同行的关注与羡慕。但其实,字节跳动挑选收购目标时,当初的第一顺位并不是“半次元”而是第一弹。

“当时我陪着王整一起去的北京,到了字节跳动总部但是没有见到张一鸣。对方一位负责人提出要收购,但王整不同意,他只想被入股。”在接受数娱梦工厂采访时,前第一弹运营负责人J君(化名)依然对这段谈判经历记忆犹新。

王整拒绝字节跳动收购的原因主要有两方面:1、2017年底的B+轮时,第一弹的估值已经被抬到了6.3亿,而字节跳动开出的收购价为5亿,有一定缩水。2、交易方式上字节跳动提出以置换自身股权+部分现金的方式,也并不合王整的口味,后者更希望以全现金的方式完成套现。

“当时王整贪心,不肯要。”一位第一弹的前高层评价此事时充满了遗憾。如果当时卖给了字节跳动,王整和第一弹团队其他人的命运轨迹此时将截然不同,有时财富自由和锒铛入狱,仅仅一念之差。

谈崩之后的字节跳动转手找到了半次元,后者作价仅为2亿。自此第一弹和字节跳动的交易彻底宣告流产,也有ACG业内人士对数娱梦工厂表示,尽管第一弹当时体量相对半次元更大,但是前者的UGC内容并不突出,平台已经进入了瓶颈期。

在当时第一弹官网上,出现了不少用户上传盗版动画的情况,其中不乏一些已经被国内其他视频网站购买过版权的新番。但由于是用户自行上传的UGC行为,平台方往往可以将自身撇得一干二净。而王整也对这种打擦边球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并由此获得了大量用户和流量,这也为后来第一弹彻底转向盗版海外剧网站,埋下了伏笔。

曾喊出“赶A超B”口号的第一弹,是如何自取灭亡的?

王整拒绝字节跳动的底气或许也有游戏业务的原因,2017年下半年,第一弹独家代理发行的第二款游戏《牧羊人之心》正式宣告上线,这是一款由YAMAYURI GAMES研发的魔物娘养成游戏。

《牧羊人之心》为第一弹挣到了不少钱,据内部人士透露,这款游戏的版权金不超过300万,但首月的流水就贡献了2500万左右。自此,游戏业务迅速占据了第一弹的主要收入来源。游戏、广告、电商的营收占比变成了7:2:1的结构。

但第一弹的内部分歧也变得越来越大,一位第一弹的前游戏负责人S君(化名)告诉数娱梦工厂:“老王(王整)其实对游戏不太懂,他以为《牧羊人之心》的用户贡献主要来自第一弹,但实际上大部分都是我们从站外引来的。”

曾喊出“赶A超B”口号的第一弹,是如何自取灭亡的?

因为内部分歧和其他一些人际矛盾,分管游戏业务的高层被王整赶走。此后虽然第一弹又代理了第三款名为《宝石研物语》的二次元手游,却以亏损告终。

而第一弹的更多问题也开始逐渐暴露出来。此前为了新增用户和流量,第一弹甚至通过阴阳渠道搞起了色情内容。

据S君介绍,所谓阴阳渠道,就是在应用宝、苹果商店这些“阳渠道”下载的是第一弹的正规APP,看到的是正常社区内容。而第一弹同时又在盗版小说网站、色情网站布设了“阴渠道”,那些渠道下载后的第一弹能看色情内容、小黄片、小黄漫,甚至还存在聊骚、招嫖等内容。

曾喊出“赶A超B”口号的第一弹,是如何自取灭亡的?

“王整提出超A赶B的口号,曾经一度在日活数上和A站旗鼓相当。但第一弹的数据中有不小的水分。它的许多流量是虚构的,是来自阴阳渠道,靠色情内容引进来的新增用户,其实这些用户并不能算是第一弹的真正用户。相当于游戏行业里流行的马甲包,但第一弹的马甲包就是各种各样的黄色小软件,通过这些把流量和用户导入到后台数据,看似获得了很多用户,数据特别好看,但其实很多是假的,也骗了很多投资人。”一位已离职的第一弹前高层坦言表示。

致命的转型

第一弹的变味是从2017年B站严打字幕组开始的。

由于B站没有海外剧版权,各家字幕组上传的影视资源不得不面临下架整改,而其中大部分字幕组就选择了第一弹作为自己的“第二战场”。

而当时的王整则选择了来者不拒的姿态,第一弹强势补位,吸引大批海外字幕组入驻,成为日剧迷、泰剧迷、韩剧迷等海外剧迷聚集地。

C君回忆说:“B站严打字幕组以后,就有字幕组来第一弹放视频了。最开始是泰剧,然后数据就非常好看,用户留存非常稳定。当时一些老员工并不认同王整的做法,也对字幕组进行了抵触,当时的第一弹没有给字幕组的作品以官方首页的推荐,也没有做追番表,不做任何推送。”

虽然当时的第一弹已经踩上了“红线”,但每次一有版权方投诉过来时,还能第一时间将盗版视频下架。而且当时还没有设立看盗版剧的付费会员和广告位,相当于尚未触及到非法获利的核心区域。

2018年初,随着最后一批反对王整的老臣从第一弹离开,这家ACG社区再也找不回当年的“初心”,在盗版的路上一路狂飙,越走越远。

一名第一弹的前员工在与数娱梦工厂聊起:为什么第一弹会放着好好的二次元不做,而干起了通过盗版来卖会员、卖广告的行为时?有很大原因来自于一些人对王整的误导。“老王后来招一些在我们之前同事看来很不正经的人。在他们的怂恿下,第一弹开始做阴阳渠道、涉黄以此来获得更好看的用户数据,和字幕组合作做盗版剧社区来牟利。”

但这些第一弹的老员工们已没有了“清君侧”的机会。在增长数据的诱惑下,王整选择了与魔鬼做场交易。

字幕组提供的盗版海外剧是一种相当低成本的引流模式,在不费任何版权金的情况下,积累起了上百万的日活,就连第一弹的公众号(弹弹妹)都因此获得了252万的粉丝,头条报价达每次8万。而这只是第一弹因盗版盈利中的冰山一角。

据“某企业信息查询平台”显示,自2018年12月以来,第一弹APP的实际运营方——上海斯干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面临21起因影视版权问题引发的诉讼。

曾喊出“赶A超B”口号的第一弹,是如何自取灭亡的?

但令外界感到费解的是,既然已经有如此大量的投诉和诉讼发生,为什么作为董事长的王整依然没有踩下刹车键?作为一家已经经历了5轮融资,估值高达6.3亿的企业而言,不应该也不可能如此没有风控意识和法律常识。

“曾有人向王整推荐过一位有上层资源的人物,可能王整觉得靠此人能摆平外部的投诉和监管,这也是后来第一弹敢肆无忌惮做盗版的原因。”一位已离职的第一弹高层透露。

明天和制裁哪个先到?对于王整而言,已经有了答案。人生没有如果,失去了初心的第一弹还没来得及闪耀就已化作了尘埃。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智能AI聚合资讯站点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gryc.com/69440.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