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新闻

捷配CEO周邦兵:协同生产的数字化实践

8月12日晚,i黑马&银河系创投联合主办的第五场“新基建”产业独角兽在线沙龙正式举行,本次主题为“数字化供应链”。

8月12日晚,i黑马&银河系创投联合主办的第五场“新基建”产业独角兽在线沙龙正式举行,本次主题为“数字化供应链”。

银河系创投成立于2017年7月,主要聚焦在B2B领域投资,重点关注渠道下沉、国产替代、工业互联网。银河系创投所说的B2B更多的是指“过程型企业”。任何一个行业都由三段组成,生产制造环节、流通环节和零售服务环节。目前,已经投资了联医医疗、三头六臂、欢乐番茄、捷配、能源汇、中装速配、找食材等20多个项目。

捷配CEO周邦兵:协同生产的数字化实践

会上,捷配CEO周邦兵以《协同生产数字化实践》为题进行了分享。以下为主要内容,经i黑马编辑:

1

落后的传统生产制造组织将被替代

大家好,我今天分享的主题是《协同生产数字化实践》。我们协同生产捷配是ECMS(电子协同制造体系),很多人会问起这样的问题:为什么现在协同制造是非常好的时机点,而不是在过去,或者未来?我觉得这个问题非常好。你会发现,一家伟大的企业,首先一定是一个时代的企业,我之所以认为协同制造现在处于非常好的发展时期,因为它和我们的消费互联网发展有非常大的关系。

互联网有上半场与下半场之说,上半场诞生了非常伟大的公司,类似于阿里巴巴、腾讯、Google、亚马逊、京东、美团、头条、拼多多,这些公司的出现,某种程度上是因为网络效应,用户越多,网络体系产生的价值越大。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消费互联网某种程度上来讲也有一定的协同效应,但从消费互联网的角度,协同效应还是相对来说比较简单的。比如说淘宝平台,他也有物流,也有支付,也有其他方面的协同,从整体来讲就是一个简单的协同。你会发现,消费互联网在经过十几年的发展过程后,很难再快速地发展,因为它需要制造端加入进来,才能形成更大的协同效应。所以,只有迎来产业互联网时代,更大范围创造财富的时刻才能真正到来。

捷配CEO周邦兵:协同生产的数字化实践

展开全文

我认为,真正创造财富的是消费者。我们作为生产制造者,只是财富的实现者,因为消费互联网需要生产制造端加入进来。我们过去一直提供应侧改造,传统的生产制造是工业时代下的产物,现在越来越难以满足消费互联网的快速发展。因为消费互联网要求的产品生命周期越来越短,产品的迭代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个性化,但传统的制造大多还停留在工业时代下一个一个的信息孤岛状态。我认为,传统的生产制造组织模式已经落后了,必须有一种新的生产制造组织模式。

捷配CEO周邦兵:协同生产的数字化实践

传统生产制造业的特征,是标准化、大规模、流水线生产,主要的弊端体现在三个方面:第一是信息孤岛,每个都是单兵作战,整个供应链是一种线性的供应链,很难满足现在这样前端、C端的快速变化,他们需要快速、灵活的供应链。我们以前经常讲规模经济,但经济学里面还有一个定义是“规模不经济”,也就是说,当规模到达一定程度的时候,管理效益会开始大幅度的下降。比如说我们从管理1000人到管理1万人的时候,整个管理效率可能在很大程度上大幅度的下降,所以传统的生产组织方式到一定规模后,再想实现效率更大的提升,就变得非常非常困难了。

2

协同制造将成为新的生产组织形态

我认为,协同制造即将代替传统的生产制造,将成为新的生产组织形态,并且将对传统制造形成一种降维打击。我对协同制造整个的定位是这样的:他是传统生产组织形态升级后的新组织形态,这种形态必然形成对传统工业时代制造模式的降维打击。

协同制造想达成的目标是协同效应,消费互联网有协同效应,但只是一种简单的协同效应,比如滴滴,就是车主和打车的人形成了一种协同效应。协同制造要达到的目的是更大范围内的,是整个行业、供应链、全价值链的协同效应,在这个协同效应的影响下,我们和消费端共同形成生产组织,产生一个更大的协同效应,我们创造的财富将会快速地扩大。

阿里巴巴的首席战略官曾鸣有一句话我非常赞同,他对协同效应下过这样的定义:“协同效应的本质是相对于工业时代相对传统、封闭、线性的供应链管理体制而言的,整个社会用一种多角色、大规模、实时的社会化协同的方式,基于网络创造新的巨大的价值,这种价值创造,就是协同效应。“所以协同效应一定是一个更大范围的、更多角色的、大规模参与的、实时的协同效应。在协同效应中,如果参与方越多,整个协同就会越复杂,产生的价值就会越大,产生的生态可能性就会越大。

我对产能制定了“12421”的分类,我们的协同到底要协同哪一部分的产能?这个实际上非常关键。头部10%的产能,我们叫做优先发展类的产能;尾部是落后整治类的,是要被淘汰的10%;这两类去协同显然都不太现实。优先发展类的,我们叫做头部企业,如果要协同的话,对我们现阶段的创业者和创业平台来说有一定的难度,对后面尾部的企业也没有任何的协同价值。真正有协同价值的就是中间的40%,以及往前靠的20%的部分,这60%是属于需要重点协同的对象。我们通过帮助60%的产能进行全方位的数字化赋能,帮助他们逐步实现产能的升级,形成协同的网络体系。

捷配CEO周邦兵:协同生产的数字化实践

在捷配这里叫做ECMS——电子协同制造体系,S不仅仅是指Services,更多的是指System,是整个的体系。在于捷配内部很少提平台这个概念,我认为平台是消费互联网的做法,而在产业互联网时代,平台已经落后了,已经远远不够产业互联网时代的玩法了。所以产业互联网时代一定是体系的玩法,当然我们也会有一些平台的手段,但平台的手段已经很难满足产业互联网时代下的需求。

平台方面,我们更多讲链接,体系更多讲融合。平台更多的可能是一种加法,但体系更多是一种乘法,每一个角色在这个体系里都是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

捷配ECMS是产能升级的加速器,我们来看下面的这张图:前端是我们的客户,进入到平台体系里面来,中间有在线下单,在线客户、在线客服,捷配完成工程拼板以后按照订单的分类,分发到每一个协同工厂。现在打样的订单、小样的订单给自营工厂做,小批量订单拼成大批量订单,再进行分配,交给协同工厂生产制造。后端有一些共享制造,主要有几个方面的共享:原材料的集中共享、设备加工的共享、资源的共享,目标是帮助协同工厂进一步提升效率,降低成本。整个体系全部用数字化的体系,全部实现在线化、网络化、数据化,再大量的加入算法,包括利用物联网的技术。

捷配CEO周邦兵:协同生产的数字化实践

我们现在每一台机器都装了自动化传感器,每一台机器都能够非常准确的知道是否处于生产加工的状态。这个体系有非常完善的工程自动化中心,自动化的技术团队是PCB制造行业最强的团队。这个团队由两部分构成,一部分是上市公司工程技术出身,另一部分来自于算法,是来自于人工智能的技术人才,共同组建了高度自动化的工程软件开发团队。

我们每天几千个订单,如果用传统的方式做工程文件,估计需要用到五、六百号人。使用一套自动化、智能化的软件系统以后,五、六十人就可以全部搞定了。目前在PCB制造领域的整个协同体系,我认为有大协同、小协同、微协同,我们和协同工厂之间的协同,某种程度上来讲还是小协同,微协同更多体现在企业的内部。还有一个是更复杂的协同,是整个电子制造业的协同,这是大协同。越是大的、复杂的协同,意义和价值会越大。所以,整个协同制造要实现的,就是整个行业角色的重新分工,生产要素的重新组合,对资源的优化配置,这是协同制造必须要做的一件事。

3

协同的本质,是高度数字化体系

协同的根本是高度数字化的体系,我们在这一块做了大量的工作,大致有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个方面是对整个业务流程实现数字化,传统像ToB的业务,往往是线下签合同、线下报价,再来对订单进行审核。现在我们对整个业务流程全部进行了数字化的处理,对协同工厂的生产工艺、生产能力,包括整个生产的要素全面进行了数字化。我们也对客户画像也进行了全方位的数字化,实现精准的匹配。这样我们就能够做到业务高度的智能化和数字化,大幅度提升了效率。

捷配CEO周邦兵:协同生产的数字化实践

第二是工程数字化体系,我们在里面投入了很大的力量。像拼板,原来每天要拼几千个订单,预计需要40到50号人,云端智能化的拼板2个人就足够了,大大提升了效率。

捷配CEO周邦兵:协同生产的数字化实践

第三,我们在协同工厂里面进行了数字化,这张图片是我们的自营工厂,协同工厂也是在这样的状态。每一个车间都有一个生产看板,所有计划的排产全部进行数据化,整个工厂都是捷配开发的管理系统,他们的工程文件我们全部预先制作好,同步到每台机器上。最后整个品控高度数字化,到物流的发货系统,整个全线进行数字化的改造。

捷配CEO周邦兵:协同生产的数字化实践

我们现在正不断地往两端延伸,尤其体现在设计这一块。在设计方面,我们也做了云端数字化的工作,现在已经在开发云EDA的PCB设计软件,我们希望在前端能够有一个非常强大的入口,更好地为工程师提供设计数字化服务,真正能够实现国产的软件去替代进口的软件。

捷配CEO周邦兵:协同生产的数字化实践

第四个是管理的数字化,照片上就是我今天所在的捷配无极大数据中心。在大数据中心里面我能够看到每一个协同工厂,所有底层生产数据具体的情况,包括交期、机器的稼动率、生产的进度,在无极大数据中心全都可以看到。接下来,我们在每个协同工厂都会组建大数据中心,让管理者在管理运营的时候,真正实现利用数字化驱动运营管理。因为光我们的数字化还远远不够,关键是协同工厂数据化的驱动和运营管理非常非常的重要。

捷配CEO周邦兵:协同生产的数字化实践

捷配有一个数据魔方,对 用户来说,最主要关心交付的速度、交付的品质,还有服务品质怎么样等问题。理论上来讲,要实现这个目标可以不计成本,堆人、堆机器去实现。这个短时间可以,但从长远来讲还不是根本性的东西,根本性的东西要通过效率的变革实现速度、品质、服务、弹性这几个维度提升。只有这样,我们整个体系真正才能够创造更多价值。所以效率是核心的根本,效率根本的保证是整个数字化的全套体系,既包括机器的智能化,也包括体系的数字化和智能化,只有通过这些,我们才能在各方面提升速度、品质、服务和弹性。

捷配CEO周邦兵:协同生产的数字化实践

我觉得未来企业要想赢得未来竞争,单一的企业越来越难,未来一定是一个类似于单一店铺和综合体。如果一条街只有一家饭店,生意不见得好。假设这家饭店开在一条街里面,都是饭店的话,可能生意会非常好,所以未来综合体的竞争力将远远强于单一的店铺。

捷配和协同工厂是什么关系?很多人经常问我这句话,我认为是机场和航空公司的关系。假设每一家航空公司都要建机场,成本代价会非常大。如果有一家机场把航空公司组织在一起,内部实现共享,实现数字化体系的融合,甚至能实现客户客流的共享,整个体系就是一个高效的体系。

所以,捷配的使命,就是让产业更高效、生活更美好!我们的目标要打造电子制造业的命运共同体,大家在一起是不可分割的部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智能AI聚合资讯站点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gryc.com/68911.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