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新闻

苹果、谷歌、亚马逊、脸书,还有梦想吗?

7 月 29 日,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举行听证会,对苹果的蒂姆 · 库克、Facebook 的马克 · 扎克伯格、谷歌的桑达尔 · 皮查伊和亚马逊的杰夫 · 贝索斯进行公开质询,让为时一年的反垄断调查进入高潮。

7 月 29 日,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举行听证会,对苹果的蒂姆 · 库克、Facebook 的马克 · 扎克伯格、谷歌的桑达尔 · 皮查伊和亚马逊的杰夫 · 贝索斯进行公开质询,让为时一年的反垄断调查进入高潮。

这些公司被指滥用垄断权、采取不正当贸易行为,四名 CEO 也在这两个方面受到质询。我们想听听这几位领导者解释一下,他们对公司未来 10 年的愿景是什么(假如公司没有破产的话)?以及为什么要关心这些公司未来的成败?

我所说的 ” 愿景 ” 不是陈词滥调的愿景宣言,比如 ” 成为所在领域中最优秀、最强大、最创新的公司 ” 之类。这些公司都会花数百万美元进行广告宣传、公关和游说,我知道它们希望通过品牌传达什么信息和感觉。但是我更想听听公司领导者尽可能具体地阐述一下:他们认为公司在未来几年里能够怎样改善人们的生活?在最好的情况下,未来人们为什么会为这些公司的存在而感到高兴?

我之所以对这件事感兴趣,不仅仅是出于好奇。作为一名商业战略家,我在过去数十年里曾帮助过很多公司制定长远的愿景和计划,以成功应对颠覆。但是在我看来,我们今天面对的未来具有前所未有的颠覆性。新冠肺炎疫情引发的经济危机、气候变化、美国超极化的政治局势和 ” 赢家通吃 ” 式的资本主义,让美国面临着自上世纪 30 年代以来最大的生存威胁。

直到最近,多数美国人还认为美国拥有世界上最高效和多产的自由企业制度,Facebook、亚马逊、谷歌和苹果是该制度的杰出代表。20 年前,史蒂夫 · 乔布斯以家用计算机为愿景而制定的数字中枢战略,以及移动设备在往后 10 年里的兴起,让苹果从一家小众计算机制造商转型为全球众多领域中最有价值的公司,彻底改变了我们的工作和娱乐方式。

亚马逊利用其规模帮助小企业接触到数以百万计的客户。谷歌向我们承诺永远都 ” 不作恶 “,让世界上的信息唾手可得。Facebook 提议让世界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并在很多方面做到了这一点。

大部分人认为,随着这些公司的增长,整个经济蛋糕也跟着扩大,更多机会将随之扩散到四面八方。然而在过去几年里,这四家公司都为了扩大规模而失去了大量商誉。过去它们无休止地发明和制造新产品,因而得到了美国人的赞赏;但现在很多人目睹了它们无情地走上称霸之路,甚至瞥见了反乌托邦、反竞争的力量。

亚马逊控制着 1/3 的云计算业务,44% 的电子商务,以及高达 70% 的智能音箱市场。谷歌的搜索业务市场份额超过 90%。Facebook 变成了传播政治虚假信息的渠道。苹果则象征着炫耀性消费和毫不留情的品牌保护。在疫情影响下,数以万计的中小企业正面临破产,但这四家公司依然蓬勃发展。

在未来的 10 年里,它们究竟会豪不罢休地追求利润,还是会通过发明先进科技、设计新的应用程序、降低价格、提高生产力和潜力等方式,为世界增添巨大价值,并提升世界各地人民的生活品质?它们是会共同解决社会上最紧迫的问题,还是只为增长而增长?

苹果、谷歌、亚马逊和 Facebook 的总市值约为 5.5 万亿美元,而且它们的领导者都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这些科技大鳄都已 ” 财务自由 “,但美国迫切需要他们筹集大量的资源、人才、创造力和金钱。因为根据美国商业圆桌会议所签署的《公司宗旨宣言书》原则,他们除了要为公司的高管和投资者服务之外,也要为所有利益相关者,包括客户、员工、供应商及所在国家与社区服务。

没有人能够预测未来,但是伟大公司的领导者可以通过他们在核心业务和高风险项目上的投资和决策,让未来变得更好。他们可以利用其巨大的资源,创造一个比现在更可持续、更公平、更健康的世界。这不是天方夜谭;这么做符合他们自身的利益。近年来,西门子、联合利华和腾讯等企业也证明了:公司越是以目标为导向,越有社会责任心,员工就越有动力,绩效就越好。

展开全文

苹果、谷歌、亚马逊、脸书,还有梦想吗?

增长不仅仅与规模有关,价值也不只与金钱有关。组织还可以在很多方面为后代创造更好的未来,所以它们除了要不断变革、推陈出新之外,还要扩大自己的能力和职责范围。它们的领导者无论是像贝索斯和扎克伯格那样的创始人,还是像库克和皮查伊那样的职业经理人,都要有长远的眼光,而不仅仅是盯着下一季度的收益表;还要设定有形的目标——既能被牢牢把握,又足以大胆来激发灵感。

大约一年前,杰夫 · 贝索斯在一次演讲中分享了他的伟大愿景:建造能容纳上万亿人的宇宙聚居地。这不是是我所想说的愿景。想象一下:亚马逊利用其科技和物流能力,减少世人横流的物欲;苹果开发可穿戴医疗技术,显著改善人们的健康状况;Facebook 帮助人们消除分歧以及认知和意识形态上的隔阂;谷歌实现其宣称的世界知识民主化的既定目标。它们能把这些模糊的愿景转化为可行的策略吗?

苹果、亚马逊、Facebook 和谷歌未来会变成什么样,目前还不得而知。它们的领导者是否拥有改善世界的愿景?是否具有面向未来并从现在开始努力改变现实的意愿和必要手段?还是他们仅仅立足当下,为保护现有优势而投机取巧地推出新产品和服务?我希望他们的愿景宏大、大胆、可实现。因为不管是由谁来实现这些愿景,我们都需要满怀希望。

来源:哈佛商业评论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智能AI聚合资讯站点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gryc.com/66698.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