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新闻

“屠龙勇士”Epic向苹果谷歌拔剑,苦30%抽成久矣还是另有图谋?

这两天,游戏圈的“屠龙勇士” Epic Games 又搞出了一个大新闻。这次它面对的“恶龙”不再是老对手 Steam,而是苹果和谷歌。

这两天,游戏圈的“屠龙勇士” Epic Games 又搞出了一个大新闻。这次它面对的“恶龙”不再是老对手 Steam,而是苹果和谷歌。

Epic 一天内起诉了两家互联网巨头,状告其涉嫌滥用移动平台的垄断地位,不允许应用分销商存在,还强行抽取不合理的 30% 分成。顺带着嘲讽了苹果最知名的电视广告“1984”。

在一旁摇旗呐喊的还有 Facebook 和微软。

这两家公司最近也憋了一肚子火:前者在 iOS 上的游戏直播功能遭到苹果警告,不得不阉割掉;后者则是在云游戏 App 上被摆了一道——新推出的 xCloud 云游戏平台可以玩上百款游戏,然而苹果说要独立审核每一款游戏,所以只能先被迫下架。

“屠龙勇士”Epic向苹果谷歌拔剑,苦30%抽成久矣还是另有图谋?

图|“Epic Games 起身反抗了 App Store 的垄断。作为报复,苹果从十多亿台设备上屏蔽了堡垒之夜,加入抗争吧,别让 2020 变成 1984。”(来源:Epic)

突如其来的更新

至于 Epic,它率先瞄准了让开发者叫苦不迭的 30% “苹果 & 谷歌税”,而且这一刀砍的快、准、狠,砍之前没有一点征兆。

8 月 13 日,Epic 更新了旗下最火游戏堡垒之夜,大手一挥推出了全平台内购折扣活动。PS4、Xbox One、Switch、PC、Mac、安卓和 iOS 都囊括在内,虚拟代币价格永久下调 20%。

不过,安卓和 iOS 的折扣方式有些例外。Epic 没选择直接打折,而是推出了一种全新的游戏内支付渠道,名为“Epic Direct Payment(Epic 直付)”。玩家在支付界面会看到两种付款方式:Epic 直付和现有的 Apple 或 Google Store 支付。

“屠龙勇士”Epic向苹果谷歌拔剑,苦30%抽成久矣还是另有图谋?

展开全文

图|Epic 展示 iOS 和安卓有两种支付方式(来源:Epic)

细心的你可能已经发现,同样是 1000 游戏币,Epic 直付的价格是 7.99 美元,而苹果和谷歌商店官方支付渠道还是 9.99 美元。

也就是说,移动平台的 20% 降价只适用于 Epic 直付。

理由用 Epic 自己的话说:20% 降价不适用于苹果和谷歌商店支付渠道,因为它们要从中抽成 30%。如果未来抽成比例降低,Epic 会将降低的那部分让利给你。

那么问题来了,这两个支付方式同时摆在玩家眼前,以后还会有人选苹果或谷歌商店支付吗?

我们能轻松回答的问题,苹果和谷歌也不会不知道答案。

早有准备的反击

堡垒之夜更新后,苹果火速在应用商店下架了游戏。官方声明给出理由是,Epic 在应用中加入了“未经审查或批准的功能”,而且有“明确的违反应用内购条款的意图”。

对于游戏的下架,Epic 显然早有准备,而且还很充分。

它迅速在社交平台上放出了一段制作精良的短视频,素材取自苹果代表性电视广告“1984”,只不过将其中标志性的“老大哥”替换成了苹果头,然后由一个堡垒之夜角色甩出彩虹独角兽巨锤,砸碎了屏幕里的苹果头。

这段广告原本是苹果于 1983 年宣传自家 Macintosh 电脑,顺带暗讽 IBM 垄断地位的。结果现在 Epic 把讽刺的主角换成了苹果自己。

“屠龙勇士”Epic向苹果谷歌拔剑,苦30%抽成久矣还是另有图谋?

图| Epic 反讽苹果的广告视频(来源:Epic)

就冲这视频的创意和制作水准,我们足以肯定 Epic 预料到了苹果的举动,并且提前谋划了舆论造势手段,目的就是要搞出一个大事件。

后续剧情的飞速发展进一步印证了这种想法。Epic 又火速抛出了一份 60 多页的起诉书,宣布已经在加州北区地方法院起诉苹果。 诉状列举了十宗罪,主要围绕苹果对 iOS 应用分销渠道和支付系统的严格控制做文章,称其涉嫌垄断并滥用权力。

另一方面,谷歌也没有对嚣张的 Epic 坐视不理,在当天晚些时候也下架了游戏。毕竟谷歌商店也有明文规定,支付渠道一律使用谷歌 Pay。要让堡垒之夜这样打脸,以后还怎么管别的开发者?

不过得益于安卓比 iOS 更开放,谷歌商店找不到游戏,还有很多别的渠道可用,比如 Epic 就推荐了自家应用商店 Epic Games,三星用户也可以去三星商城 Galaxy store。

谷歌深知这一点,所以它在声明里留了一手:“虽然我们在谷歌商城下架了堡垒之夜,但它还可以运行在安卓系统上。”这样的措辞想必是为了摆脱垄断的指控。

接下来的剧情就不难猜了:Epic 也给谷歌准备了起诉大礼包。内容和苹果那份差不多,罪状有 11 条,比苹果还多一条。但可惜的是,Epic 没做嘲讽谷歌的短视频。

“屠龙勇士”Epic向苹果谷歌拔剑,苦30%抽成久矣还是另有图谋?

“屠龙勇士”Epic向苹果谷歌拔剑,苦30%抽成久矣还是另有图谋?

图|Epic 起诉苹果和谷歌的诉状

渠道商的生财之道

很难想象这一系列举动是在不到一天的时间里接连出现的。这也让我们更加确信,Epic 在更新支付渠道之前,一定已经想到了苹果和谷歌的反应,索性也准备了回击手段。

不得不说,Epic 挑选对手的眼光真的毒辣,而且其行动颇有深意。

作为渠道商,Epic 曾在 PC 端跟老大 Steam 打的火热。从某种意义上说,谷歌和苹果之于手机应用的地位,还真有点像 Steam 之于 PC 游戏的地位,如果不是更甚的话。

这几家公司都扮演了渠道商的角色。但 PC 玩家获取游戏的渠道不止 Steam 一个,暴雪、EA 和育碧这种大厂也都有自己的平台,再不济也可以买实体盘,甚至是下载绿色破解版(抵制盗版游戏从我做起)。

“屠龙勇士”Epic向苹果谷歌拔剑,苦30%抽成久矣还是另有图谋?

图|网友给 Epic VS Steam 做的梗图(来源:Gameranx)

然而到了移动端就没这么简单了。安卓系统还好说,即使商店找不到也可以下载安装包自行解决。可是想在苹果设备上装应用,玩游戏,不通过官方商店几乎是不可能的。

谷歌和苹果作为移动平台两大应用渠道商,加起来坐拥 40 亿台活跃设备,30% 的抽成是它们重要的营收来源,每年赚取几百到上千亿美元,而应用商店的日常维护,升级和监管并不需要多少资金和精力,基本上属于“躺着赚钱”。

这才是 Epic 真正看上的肥肉。

在与 Steam 的斗争中,Epic 高举 12% 抽成大旗,吸引独立开发者和小型工作室,砸钱争抢独占机会,还时不时地白送各种大作。虽然曾经的锁区和疯狂抢独占让很多人看不惯,但在国区解锁后,鲜有人能抵御“喜加一”的快乐(库存 +1= 玩过),许多玩家立马大呼真香,称其是“屠龙勇士”。

两年多的时间过去了,Epic 扛鼎之作堡垒之夜持续火爆,2019 年吸金 18 亿美元,背后又有腾讯撑腰。Epic 商城也羽翼渐丰,市场份额提升到了 15%,算是站稳了脚跟。如今它将目光转向移动平台也在意料之中。

以自由为名,建立新规则

这两天的行动看似是支付渠道之争,实际上是 Epic 想要争夺分销资格,希望有朝一日建立新的规则,也能在 iOS 和安卓垄断的移动平台上“躺着赚钱”。

举个例子,Epic 用来在安卓上安装堡垒之夜的应用叫 Epic Games,在谷歌应用商店是搜不到的,只能访问 Epic 官网下载 APK 安装包,上面除了堡垒之夜还有另一款名为 Battle Breakers 的手游。

如果 Epic 想的话,未来可以上架各种手游,不是自己开发的也无妨,当渠道商抽成就好,甚至做成类似应用宝的产品。但按照现行规则,这种应用是永远不可能在苹果和谷歌的官方商店上架的,那就面临无法快速传播的尴尬情况。

“屠龙勇士”Epic向苹果谷歌拔剑,苦30%抽成久矣还是另有图谋?

图 | 安卓手机去 Epic 官网可以下载 APK 安装包,然后就能安装堡垒之夜

所以 Epic 才想出了用堡垒之夜作为切入点,以公然打破规则的方式叫板苹果和谷歌。明面上是挑战 30% 抽成,用“解放堡垒之夜”的口号号召玩家向苹果施压,实际上是想挑战 iOS 和安卓系统现有的应用分销制度,然后从新制度中分一杯羹。

就像在狼人杀中,最关键的线索往往来自于分析玩家投票,其次才是发言。Epic说了什么不重要,它做了什么才重要。

我们可以看到,Epic 在起诉书中大量控诉了苹果和谷歌对应用分销市场的控制:

  • “iOS 应用分销市场无疑是一个垄断市场。”

  • “苹果强行禁止 Epic 与其在 iOS 应用分销市场竞争,此举已导致作为应用程序分销商的 Epic 蒙受损失。”

  • “从技术上讲,苹果可以为 Epic 和其他应用程序分销商提供 iOS 的访问权限,这不会干扰或明显抑制苹果开展业务的能力。”

“iOS 应用分销市场无疑是一个垄断市场。”

“苹果强行禁止 Epic 与其在 iOS 应用分销市场竞争,此举已导致作为应用程序分销商的 Epic 蒙受损失。”

“从技术上讲,苹果可以为 Epic 和其他应用程序分销商提供 iOS 的访问权限,这不会干扰或明显抑制苹果开展业务的能力。”

“屠龙勇士”Epic向苹果谷歌拔剑,苦30%抽成久矣还是另有图谋?

图|起诉书的一部分

在 Epic 看来,苹果和谷歌控制的支付渠道,只不过是他们垄断了应用分销渠道之后强加给开发者的霸王条款。如果能从根本上打破应用分销渠道的垄断,就能通过建立新制度的方式解决支付渠道的问题。

“本质上,我们是为了自由而战。这自由,来自那些想选择应用安装渠道的手机用户,来自那些想选择应用分销渠道的开发者,还来自两种人想要直接做生意的信念。” Epic 首席执行官蒂姆·斯威尼(Tim Sweeney)回应称,“我们需要为捍卫我们的权利而斗争……即使这意味着要与像苹果这样的深受喜爱的公司抗争。”

在游戏里,“屠龙勇士”的结局无非是消灭恶龙或者被恶龙消灭。但在现实中,我们没少见过“屠龙勇士终成恶龙”或者“龙和勇士握手言和”的故事。

至于 Epic 的结局,或许它只要存在,就能代表一部分理想主义者仍抱着要打破一切不公的执着信念,但我们更需要思考的一个问题是:谁能保证它不会活成当初自己讨厌的模样呢?

https://www.epicgames.com/fortnite/en-US/news/the-fortnite-mega-drop-permanent-discounts-up-to-20-percent

https://www.theverge.com/2020/8/14/21368504/fortnite-apple-google-app-store-brief-incomplete-timeline

https://cdn2.unrealengine.com/apple-complaint-734589783.pdf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智能AI聚合资讯站点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gryc.com/66170.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